加纳贸易法律风险及其防范

信息来源: 商法中心 发布时间: 2022-10-09 10:34 浏览次数:

一、贸易法律风险

(一)法官自由裁量权较大

加纳的法律体系具有英国普通法特点,较其他非洲国家相对进步,民众遇事习惯于通过律师和法院解决。加纳的司法体系为习惯法和判例法的混合,继受了英美法系中法官自由心证的裁判传统,缺少成文法的直接约束,由此可能造成司法裁判缺乏确定性和稳定性。而且加纳法院的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因此选择加纳国之外的国际仲裁机构进行仲裁方为有利。例如Balkan Energy案,该案投资方是一家美国能源公司在英国的子公司,就与加纳政府2007年签订的供电协议在海牙国际仲裁庭提起仲裁。投资者主张30亿美元索赔,最终判赔1200万美元。因案件实体审核涉及对加纳宪法的解释,加纳法院还要求中止仲裁,但仲裁庭认为其决定不受加纳法院约束,最终做出裁决。

(二)诈骗法律风险

因涉外合同标的额较大,一些不法分子将涉外企业作为诈骗对象。这些诈骗犯罪活动通常打着加纳政府部门采购或者政府招标的旗号进行诈骗,诈骗针对的对象多为我国私营企业或中小企业,且涉及贸易金额巨大,标的动辄达到数百万美元甚至上千万、上亿美元,又打着加纳政府部门的旗号,因此很容易让我国企业轻信上当。

(三)缺乏涉外贸易经验,对重要事项未予约定或者约定不明

在当事人选择了合同所适用的法律时,只要此类选择是合理的、善意的、或与案件有实际联系,并且不违反有关国家的强制性规定或不与该国参加的国际条约相冲突,这种法律选择就会得到非洲国家法院的尊重,法院就会认可此类法律选择条款的效力。但大部分情况下,缺乏经验的涉外合同当事人一般不会就合同的法律适用作出约定,在出现合同争议时,法院就需要根据本国的法律规定或所确立的判例来确定合同所适用的法律,从而来判定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但由此引发的纠纷却并不鲜见。另外,对于当事人约定了合同适用的法律,但因为不谙当地法律或判例规则,容易导致所选择的法律不会得到支持。

(四)加纳企业规模较小、支付能力不强,违约风险较大

加纳中小企业,特别是家庭式企业实力有限,资金不充裕,且当地融资成本高,融资渠道不畅,信用风险比较高。以出口贸易中的付款条款为例,中国一些企业过去习惯20%-30%的首付款,剩余尾款待货物到港后付清的做法,在加纳往往面临着较大的风险,一旦货物到港,对方以种种理由拒绝或拖延支付尾款,则易使中国企业陷入货款两空的被动境地。中国企业常常面临难以收回货款的法律纠纷。同时,加纳海关规定,进口货物必须在到港45-60天内清关,否则将以超期为由,将其扣押,强行拍卖,这一规定进一步加剧了中国企业的损失。

(五)产品质量风险

产品质量问题一直是中国企业扩张海外市场的一大障碍,中国企业出口到非洲的产品更是如此。由于在非洲的无序竞争和相比于欧美比较宽松的市场监管,很多中国企业不重视产品质量和企业信誉,中国产品甚至成为廉价质差的代名词。例如,2012年曝出的中国安全套侧漏引发非洲国家公共安全事件对中国制造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二、贸易法律风险防范

(一)注意识别合同诈骗行为

对于缺乏一定对非贸易经验的企业,要学会结合加纳全国仅2000余万人口,国内市场并不庞大的基本国情,以及我国政府网站上介绍的中加双边贸易的历史数据,综合分析对方所谓贸易合同条款的合理性和逻辑性。这类诈骗中,往往我企业之前对所谓招标毫不知情,根本没有参与什么招标活动,却忽然收到自称来自加纳的邮件或信函,称我国企业已经中标了一份数百万美元甚至上千万美元的采购项目,连所谓政府合同上都已经打好了我企业的名字,这显然不符合逻辑。

(二)约定合理的准据法

在当事人没有选择适用的法律时,合同准据法的确定,加纳一般会根据最密切联系原则来确定合同所适用的法律,即合同应适用与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但此处还涉及两个重要问题需要注意:其一,需要约定与合同有一定联系的国家法律,否则可能导致约定无效;其二,涉外合同特殊方面及特殊涉外合同的法律适用的问题,加纳等非洲普通法国家通过判例确立的规则是,合同准据法适用于合同的成立、合同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合同的履行、合同的违约、损害赔偿的种类、合同的解除、合同的解释以及第三人能否接受合同利益等。但合同的其他方面应适用其他法律,如当事人的缔约能力一般由当事人的住所地法支配,损害赔偿数额的计算由法院地法支配,合同的履行方式由履行地法支配。

(三)做好客户资信调查

对于新的客户,我国企业应当认真做好资信调查,客户的基本资料至少包括:客户企业注册证书、客户营业执照、客户开户银行最近三个月的对账单、客户企业最近6个月的纳税证明、客户护照复印件。必要时,可请客户持上述文件到我国驻加纳大使馆经商参处认证,并通过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办理信用保险。

(四)在合同中详细、明确地约定各类事项

在实践中,很多企业凭口头、样品或者简单的形式发票开展贸易,出现纠纷后很难协调处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我国企业在与加纳企业贸易时,应签订贸易合同,对商品名称、质量、交货期、运输方式、支付方式、纠纷的处理等进行明确的约定,保证合同的顺利执行。因为中国在与加纳的贸易中,采购当地的矿产资源合同较多,作为买方的中国企业或个人应当在合同中约定较高的违约金,以敦促对方按时交货。

(五)选择稳妥的收汇方式

在与加纳开展贸易往来时,建议我国企业谨慎选择收汇方式,最好采取T/T(70%-80%)首付款后发货,尾款采用由欧美第三方信誉良好的大银行保兑的不可撤销信用证支付方式,或者100%全额付款后发货,从而尽量降低我国企业的出口收款风险。

三、相关案例

案例1:2007年前后,一名叫Hens haw Kobina的加纳客商,自称是加纳Hens haw Investment Limited的首席执行官。其与辽宁省一出口企业联系,声称其代表加纳卫生部要与该企业签署一份购买50万件纯棉T恤衫的政府采购合同,合同总金额550万美金。不久之后,该加纳客商又一次性向山东德州一企业提供12份加纳各部的招标采购信息,包括农业部、卫生部、内政部、住房部、教育部等,标的总金额高达1.2亿美元,邀其竞标。后经我国驻加纳使馆经商处核查,该采购信息均为虚假信息,该客商诈骗未遂。

案例2:加纳法院审理的 Godka Group of Companies v.PS International Ltd案就涉及在当事人没有对合同法律适用作出明确约定时如何确定合同的准据法。该案中的原告是一家在美国印第安纳州注册的公司,被告是一家加纳公司,原告请求加纳法院追回被告应付的货款。当事人没有对买卖合同的法律适用作出约定。加纳法院认为,在无明示法律选择协议时,法院应适用与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具体到本案,合同是在印第安纳州的公司和加纳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履行地在加纳,货物在加纳销售付款也是由加纳代理商在加纳完成,加纳法院因此判定,因本合同产生的争议应根据加纳法律解决。

案例3:某外贸公司与加纳商人成交出口一批货物,货款计12000美元。成交条件系预付货款,运输条件是空运。当时该商人开给该公司以加纳某银行为付款人的美元支票1张。2月16日,该外贸公司将支票委托国内某银行(托收行)向外收款,采用立即托收方式,委托香港麦加利银行(代收行)托收。根据这种托收方式,支票托收之款可先收账,如果票款遭付款人退票拒付,代收行可主动将垫付的票款从委托人的账户划回。3月2日,我国内某银行接香港麦加利银行收账报单,即给外贸公司结汇,但此系麦加利银行(代收行)垫款,并非真正收妥了票款。公司却认为货款已收妥,便将货物用空运发出。4月27日,香港麦加利银行将托收的支票退回,并主动从我托收行账户划回其垫付的票款。原因是支票的付款行拒付票款,拒付理由是该张支票不仅不合法,而且是伪造的。我国内某银行(托收行)只能将支票退还该外贸公司,并从该公司账内将票款冲回。由于货系空运,国外不法商人已提货潜逃,公司白白损失了12000美元的货款和航空运费。

来源:浙江贸促综合整理自《“一带一路”国别法律研究(加纳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