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商情
“用工荒”席卷主要工业国!全球“抢人大战”要打响?

信息来源: 信息服务部 发布时间: 2021-11-24 15:51

新冠疫情大流行将给世界劳动力市场带来长期影响,无论对高素质人才,还是低收入劳动力,都会产生“滞后效应”。影响世界劳动力市场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移民减少,并已导致主要移民流入国劳动力短缺。疫情大流行还严重打击教育、医疗等人力资本发展领域,加剧其失衡和短缺。今年以来,欧、美、日、韩、东盟多国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招工难”问题,劳动力短缺的严峻局面,已促使多国打开国门,降低门槛,调整移民和用工政策。

日本:拟允许部分外国蓝领永久居留

据经济参考报,日本法务省官员披露,负责移民事务的出入国在留管理厅打算最快明年起,允许所有有资格获得“特定技能工人”签证的外籍蓝领有机会永久居留日本,以期解决多个行业“用工荒”难题。

日本新移民法2019年4月生效,向14个行业具有特定技能和经验的外籍工人打开大门。日本原先期望新移民法在5年内吸引约34.5万名“特定技能工人”。但官方数据显示,新冠疫情暴发前,这类外籍劳工赴日的人数每月仅约3000人。

出入国在留管理厅打算改变政策,取消农业、医护等所有14个“特定技能”行业外籍员工签证有效期只有五年的限制,允许他们携家人赴日。所有获取“特定技能工人”签证的外籍员工居留日本10年后,有机会获得永久居留资格。

日本一向实施严格的移民政策,长期以来,“移民”属于禁忌议题。然而,日本因人口减少和老龄化面临劳动力短缺,急需开放国门。日本国际交流中心执行理事毛受敏浩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日本如果希望成为外籍劳工的好选择,就需要展现出欢迎他们的合理(政策)架构。”

加拿大随时提高移民数量

据腾讯网,加拿大新任联邦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日前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讨论了他作为新任移民部长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弗雷泽强调,如果有必要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他就会提高加拿大的移民数量。

根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弗雷泽表示,目前面临严重的工作岗位短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疫情导致来自海外的移民减少。他说,在必要的时候,会通过提高移民数量,来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

加拿大目前正在实施其历史上最雄心勃勃的移民吸纳计划,计划在2021年接收40.1万新移民,2022年再接纳41.1万人,此外在2023年还要再接纳42.1万人。

弗雷泽指出,如果企业和社区需要更多工人,他非常愿意开放更多移民数量。

德国:每年或需40万移民以应对劳动力短缺

据中新社,德国联邦劳动局局长德特勒夫·舍勒日前表示,德国国内的劳动力正在耗尽,该国每年需要吸引约40万外来移民以应对这一趋势。他呼吁下一届联邦政府采取措施吸引更多具有技能的移民。

德特勒夫·舍勒表示,德国现在每年需要引进约40万移民,而过去数年间,每年新增移民的数量远低于这一规模。他警告称,德国恐将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从护理人员到空调维修工,再到物流人员,乃至学术人员——人力资源短缺问题在各个行业普遍存在”。

德特勒夫·舍勒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等趋势的发展,德国适龄劳动人口今年一年内将减少近十五万人,未来数年间这一趋势还将愈演愈烈。他强调,要解决这一问题只能通过引入比目前规模大得多的移民,但他亦指出,这里所指的不是难民,而是“有针对性地引进能够填补就业市场劳动力缺口的移民”。

俄罗斯:计划引进外国劳工

据对俄社会资讯,近期由于俄罗斯国内农作物生产行业劳工缺乏严重,俄罗斯农业部和铁路部门根据各大企业的用工情况提出了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的方案:那就是通过铁路运输来解决外国劳工入境俄罗斯的方案,以缓解劳工短缺的问题。2020年3月份开始全面禁止外国劳工进入俄罗斯,造成劳动力的严重短缺;2021年3月俄罗斯政府出台政策,允许员工规模达到250人、收入达到25亿卢布的公司从国外输入劳工,但这一规定没有惠及到大多数中小企业。从5月份开始这种限制已经全面取消,来吸引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劳工。俄罗斯农业部已经向各个地区发送了劳工相关申请量的请求。

泰国:拟向更多外籍工人敞开国门

据智通财经,泰国计划从下个月开始允许更多外籍工人进入该国,以填补劳动力短缺。劳动力短缺已对泰国制造商造成了伤害,并对该国刚刚从疫情中开始复苏的经济构成了风险。

据悉,泰国政府允许目前在泰国的非法劳工在本月底之前登记,以评估还有多少人可以从缅甸、柬埔寨和老挝等邻国入境。劳工部长Suchart Chomklin称,他预计将统计出大约10万人,而短缺总人数估计约为30万人。

他表示,在疫情爆发前,泰国约有250万外籍工人,自疫情开始以来,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外籍工人离开了泰国。

泰国工业联合会(Federation of Thai Industries)表示,制造业至少需要50万名外籍工人,主要集中在建筑和食品行业。

泰国政府计划根据与邻国的谅解备忘录引进更多的工人。这些工人将被要求隔离多达14天,并通过RT-PCR检测。Suchart表示,泰国总理要求卫生部为这些工人拨出50万剂疫苗。

澳大利亚:劳动力短缺致多方呼吁尽快开放边境

据澳洲网,随着大多数行业面临劳动力紧缺,澳大利亚或将面临一场通货膨胀加剧触发更早加息的危机,而商家们正在进行“军备竞赛”以吸引最优秀的人才。

《澳洲人报》4日报道,随着劳动力紧缺的加剧,澳洲食宿业的职位空缺预计将在未来两周内突破10万个。在过去的10天里,空缺职位的数量已从84376激增至93395个。据报道,随着该行业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且进入更温暖的月份,职位空缺将会爆发。

同时,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颠覆了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日,令雇员们需要更大的灵活性,从麦当劳等快餐店到高端白领工作,企业正在努力吸引员工担任关键职位。

由于封锁造成的随意就业以及对国际劳工的依赖,食宿业被广泛认为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行业。虽然尚未宣布具体的日期,但莫里森总理(Scott Morrison)已暗示移民劳动力将被允许在11月底进入澳洲。

澳洲工商会(ACCI)首席执行官麦凯勒(Andrew McKellar)也说:“如果完全接种疫苗的澳人可以进出海外,但禁止其他国家的人入境,我们就是在自讨苦吃。现实是没有足够的本土员工来满足我们所看到的需求。为了让经济恢复速度,我们将不得不解决对所有完全接种疫苗的国际入境者的隔离要求。”

英国:空缺岗位数创历史纪录

据界面新闻,英国国家统计局表示,近期更换工作的人数创造了历史新高,而且更换工作的原因往往为员工主动辞职而非被解雇。这表明,劳动者在供不应求的英国劳动力市场中有着更多的选择,从而也助推了空缺岗位的增加。

今年8月至10月,英国空缺岗位数达到117.2万个,比7月至9月增加了6.4万个,再次创造了历史纪录。这一数字也比2020年1月至3月英国疫情暴发前的空缺岗位数高出了近50%。

英国出现劳动力短缺的原因也与美国类似。疫情暴发以来,有近100万的英国人索性退出了劳动力市场,有的选择提前退休,有的由于感染新冠等健康原因不能工作,有的因为担心患病而选择暂不工作。

荷兰:每100名失业人员对应126个职位空缺

荷兰的劳动力短缺破了新记录。荷兰统计局报告称,截至9月底,每100名失业人员对应126个职位空缺。

截至第三季度末,荷兰有371,000个空缺职位,比6月底增加了45,000个。这是连续第二个季度职位空缺超过失业人数。

与此同时,失业率在过去一年中一直在稳步下降。第三季度,失业人数为294,000人,占劳动力总数的3.1%。这意味着他们没有带薪工作,正在积极寻找工作,并且可以立即开始工作。

相对而言,酒店业对员工的需求最大。截至9月底,该行业每1,000名员工中有83个职位空缺。从绝对数字来看,贸易、商业服务和医疗保健行业的人员短缺最为严重。这些部门合计占所有空缺职位的一半。

第三季度填补或取消的职位空缺数量也创下新纪录,达到330,000个,比第二季度增加了38,000个。

美国:职位空缺高达1040万

据中国日报网, 过去两年时间,美国的劳动力遭受了持续性影响。今年8月份,辞职人数达到了创纪录的430万。除了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离职潮之外,枪支暴力和用药过量也是造成劳动力短缺的原因。路透社4日刊文称,想要修复这种损害,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

报道称,9月份美国就业人数仅仅增加了19.4万人,相较之下的职位空缺则高达1040万个。

部分原因的确是由于员工变得更加挑剔了。美国依赖人际互动的行业在8月份面临最大的用工损失。根据美国劳工部上个月公布的数据,酒店和餐厅的辞职人数将近90万人,零售、医疗保健和社会救助行业的辞职人数为130万。

企业为了吸引员工正在涨工资:自2020年3月以来,美国平均时薪上涨了7%。但是,收效甚微,人们并没有因此回到工作岗位。部分原因是体格健康的劳动者越来越少,但也是由于疫情使得有工作能力的人无法重返岗位。

法国:制造业岗位缺口7万个

据参考消息网,法国《快报》周刊网站日前报道,在法国所有的工厂,在机械制造、塑料加工、农产食品、航空制造或冶金等行业,都缺焊接工、生产线操作员或机电技工,无论是长期工、定期工还是临时工。法国负责工业的部长级代表阿涅丝·帕尼耶·吕纳谢称,制造业总计岗位缺口可能达到7万个。

韩国:中小企业“用工荒”加剧

央视网报道,据统计,韩国在新冠疫情前平均每年引进约4万名外国务工者,以补充国内劳动力市场,但由于疫情长期化,今年外国务工者入境时间被推迟,到目前为止实际入境人数仅有原计划的约8.5%。而之前的大部分外籍劳动者又因签证到期离境,不少韩国中小企业面临着“有单不敢接,接了没人做”的尴尬局面。与此同时,尽管韩国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因疫情影响面临就业难的问题,但他们还是不愿意去活多钱少的中小企业。

据界面新闻,韩国《亚洲日报》报道,据韩国餐饮产业研究院8日公布的“餐饮行业人力难及可用人才不足问题”报告书,近四分之三的餐饮业店主认为招工难问题日益显现。新冠疫情的暴发使得外国劳动者出入境受到限制,这也增加了店主招工难度。该结果为此机构于9月面向207家餐饮业店主进行问卷调查所得出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